总部门口爆起冲天的火光然后就一阵哒哒哒子弹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19:26:57   编辑:天空彩票-天空彩票与你同行-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浏览人次:114

在格罗莫夫少将尸体身边的副官,满头是血,呆滞的拿起话筒,对着对讲机道:“报告总部...我军战败...师长已经阵亡...敌人向着总部冲去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....”
 
    显然电话那头的人也惊呆了。
 
    副官甚至能听到对面一阵桌椅倒地、兵荒马乱的声音。
 
    但副官此时已经不想理会这些了,他放下话筒,呆呆的看着周围的同伴。
 
    我们...就这样,败了?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“啪嗒!”
 
    当陈凡现身的消息传到司令部的时候,北方司令部顿时大乱。大家从来没想到,那个一年前的噩梦,现在竟然要化作真实了?
 
    副司令们乱成一团,几个集团军的军长叫嚣着,要动用核武,一举摧毁陈北玄。谢尔金司令也似乎被震住了,一时忘了说话。
 
    最后还是参谋长瓦西里中将,临危不乱,迅速下达命令,要求整个伯力市戒严,北方军区总部的护卫队,立刻向司令部汇集。然后,他才问谢尔金司令:
 
    “阁下,我们要不给格罗莫夫将军授权,让他全力歼灭陈北玄。我们在那,可是有整整一个陆军装甲师啊,第116市是荣勋师,当年红场阅兵之后,曾一举摧毁过德军三个师的。可不是日国那种半民兵旅团能比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不错,我们有一个师上万人的兵力在那,怕什么。”
 
    谢尔金司令这时才反应过来,慌忙的站起来,叫嚣道:“立刻命令格罗莫夫,不惜一切代价,消灭陈北玄。如果必要,我会派遣战斗机与轰炸机,携带炸弹之父过去的。”
 
    “是,阁下。”
 
    瓦西里中将迅速拨通了前线的电话。
 
    然后等听到第116师战败,格罗莫夫少将身死,陈凡向着伯力市冲来时,整个司令部一片死寂,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 
    “败了?...一个装甲师就这样败了?”
 
    谢尔金司令呆若木鸡。
 
    其他将军们目瞪口呆的坐在那,便是之前几个叫嚣要动用原子弹,炸死陈凡的军长们,此时也把嘴紧紧闭上,不敢说话。
 
    从前线传来消息到现在,不超过十分钟。
 
    十分钟的时间,陈北玄就击穿号称‘钢铁长城’的第116师,斩杀师长,扬长而去。这岂不代表着整个北方军区,乃至俄国的常规军事力量对陈北玄已经没有作用了吗?
 
    毕竟第116师已经堪称最精锐的装甲师了。
 
    再往上堆人数已经没有意义了,毕竟目标太小,同时能面对陈凡的就几百人罢了。
 
    “需要动用核武吗?”
 
    有将军涩声问道。
 
    其他人一言不发,无人敢言。
 
    那可是核武啊,这颗星辰之上最恐怖的力量。整个国家的核武启动权,全在克里姆林宫的那位大帝手中,没有他的授权,谁敢轻易动用?
 
    所有人都不说话,只是将目光看向谢尔金将军,看着这位掌控北方军区数十万大军,上千枚核弹头的总司令。
 
    但谢尔金坐在那,一动不动,宛如雕塑般。
 
    他只是一位和平年代晋升上来的将军,平生基本上没有遭遇战争。与苏联那群历经战争的老帅不同,让他出面动用核武,然后承受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谴责,谢尔金根本承担不起。他甚至不敢打这个报告。
 
    一旦核弹爆炸,那将举世震撼。
 
    所有国家乃至全人类的目光都将汇聚到这里,谢尔金根本不敢想象那个后果。
 
    “啪啪啪。”
 
    时间在一分分转动着,谢尔金满头是汗,还是下不了决心。
 
    “将军,再不做决定就晚了!时间要来不及了。”
 
    瓦西里中将满眼血丝,焦急催促道。
 
    “拨通国防部和....克里姆林的紧急专线....就说北方军区,要求一枚核武授....”
 
    谢尔金身体一震,咬了咬牙,最终开口,断断续续说着。
 
    但还没等他说完,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,总部门口爆起冲天的火光,然后就一阵哒哒哒子弹开火的声音。
 
    司令部内,所有人瞬间脸色一白。
 
    陈北玄来了!
 
    ......
 
    没有人都没想到,陈凡来的如此之快。
 
    从第116师的消息传来,瓦西里中将下令伯力市的部队集合,到现在为止,也不过才二十分钟时间。
 
    陈凡用十分钟时间击溃了第116师,然后又用十分钟时间,从数十公里之外的斯米多维奇赶到了伯力市。
 
    而此时,位于伯力周围的部队,只有一少部分赶到总部,大部分人还没集合完毕出军营内。
 
    整个总部内,只有常驻的数百人卫队罢了。
 
    而这数百个持枪的卫兵,在陈凡面前,几乎不堪一击。
 
    谢尔金等人只听到窗外一阵剧烈枪响,然后枪声迅速低落下去,最后彻底悄无声音。整个北方军区司令总部,仿佛除了这个会议室外,再无一人。
 
    “哒哒哒。”
 
    一阵脚步声从会议室的走廊传来,一直到门口停下。众人的心脏瞬间提到嗓门眼,紧张的往门口望去。
 
    就听‘咔嚓’一声,门开了。